一江春水一座城,一路春风一路歌

2021-02-09 来源:原创 作者:曹乐

安,安如泰山,安时处顺。康,福寿康宁,物阜民康。安康,是个好名字。她北依秦岭,南靠巴山。安康,也是个好地方。

这些年安康与过去的自己是判然有别,但唯一不变的是,一江水还在这片大地上深沉地涌动着,千百年来静静流淌。“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”,汉江像一条玉带横亘在安康城中,将安康分为江南和江北。我悄悄地走近她,想要探寻一江水与一座城的奇妙缘分。

对于每一个安康人而言,我们在汉江的流淌中,听到了这座城市发展与变迁的隆隆巨响。安康人与汉江河的人水和谐共鸣,促进了安康的生态水系建设与绿带公园、污水处理系统等水系规划理念的日益成熟与完善。青龙李家水库、八一水库、许家河水库、平定水库、西坡水库、瀛湖水库等水库的存在,就像是汉江河的肺叶,枯水期为汉江提供水量补给,洪水期又吸纳汉江多余的水,这么一呼一吸间维系了汉江水势的稳定、生态的平衡。让汉江成为安康人的指纹,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城市、其他人的根本属性。安康人这双明亮又清澈的眼睛也成为了南水北调的水源地之一,几年下来的输送也逐渐绘制成了一幅“一江春水送北京”的安康图鉴。这一江春水让安康涌现了很多发展的契机,让我们感受到了这个时代风的来向。从古至今,我们都得感谢这江春水蕴藏着的潜力。

因为有着这么一江春水,和关中地区比起来,安康人的性格和表达方式可能显得更柔更有弹性,老子说“天下莫柔弱于水”、“攻坚强者莫之能胜”,总之一江水的柔软与一座城的柔韧相互配合,让安康与一条秦岭相隔的西安有了显著的不同,带了些“江南水乡”的况味与意境。在安康出生、在汉江河畔长大的我们,饮着汉江的水,吹着河畔来的静默的风,就这样地彻彻底底地沉醉在汉江的怀抱之中。汉江是我们的血液,成为我们与生俱来的一部分。她的存在不仅调和以及平衡了安康城的气候,也保持了安康人悲欢离合的所有情绪,她是等我们归家的那盏温暖灯火,在我们小小的心里面建构了一个宁静的空间,用来承载我们在快节奏生活中无处安放的灵魂。这个地方有这么一江春水,让安康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水边行进,你可以选择喧嚣或者宁静,在这座有江的城市里制造出生活。

在立春的夜晚顺着汉江的河堤漫无目的地往前走,抬头一看,天空是有着点点晶莹光明的深蓝色,真美。冬日的汉江静静地又浅浅的,平静得仿佛被月色熨平。她小声又缓慢地呼吸声紧紧地包裹着我,鼻息仿佛莲花花瓣拂过我的脸颊,柔软又温和。想到少年时代的自己也跟现在的自己一样,看着同一片江水,两个“我”就这样在平行时空中“一期一会”了,不得不感叹时空的轮回与茫然。这些年两岸的基础设施日益完善,人文建筑焕然一新,那些旧有的、散落着我们儿时记忆的景观却慢慢的慢慢的消失不见,这么一想不禁有些百感交集,它们竟像是人与人的离合,缘生则聚,缘灭则散了。实体的建筑虽悄悄地化为无形,其实也并非真正的无,因为在我们的记忆之中它们还是有的。不管两岸的景观如何变化,安康人望着它的感怀又是如何,一江春水就像是白兰鸽似的向东迁徙不曾回头,真是岁月匆匆。

在与汉江相伴的漫长岁月里,汉江深深地滋养了无数的安康人,我们观察着她、享用着她、也转化着她,让安康这座城市获得了更高的生存智慧。汉江有情,润人无言。我愿化身为一只船,行进在在她的怀畔中,渐行渐去一路高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