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雨

2020-11-11 来源:原创 作者:李永明

微信图片_20200803104252.jpg

安康夏季少雨,酷暑难耐。若偶得夜晚一场大雨,人们便欣喜若狂。夏雨洗刷了尘灰,雨后的大地格外干净,也给植物们送去凉爽。听着哗啦啦的雨声,人们进入清凉的梦乡。  

周末,文友聚会,相约在一个小店,彼此没有客套话,端起酒杯痛快畅饮。你一杯我一杯,推杯换盏之后,便醉醺醺地打道回府。 

夜色渐深,酒气翻涌,倦意起来了,回屋脱衣侧身而眠。梦境恍恍惚惚,不知浅睡多久,忽然感觉有呼呼大风摇动门窗及帘布,噼里啪啦,更有风钻入薄被,身心冰凉,忽然醒了。紧接着,“哐啷”一声,响雷自夜空传来,响彻房前屋后,余音拖得老远,滚落一地,我的心里空荡荡。瞬间,闪电扭动腰身透过窗帘映进来。少顷,雷声复起,轰轰隆隆,前后左右高低远近持续盘桓、跌宕绵延,似鼓金铙钹铿锵齐鸣,为一场大雨的行进赶个仪仗排场。大雨瞬间倾盆而下,一时风声、雷声、雨声将黑夜纵深占领。  

睡意全无,心绪茫然,不如起身翻书沏茶听雨。我翻看的是唐代李世民的《咏雨》:“罩云飘远岫,喷雨泛长河。低飞昏岭腹,斜足洒岩阿。泫丛珠缔叶,起溜镜图波。濛柳添丝密,含吹织空罗。和气吹绿野,梅雨洒芳田。新流添旧涧,宿雾足朝烟。雁湿行无次,花沾色更鲜。对此欣登岁,披襟弄五弦。”这首诗把我带入了历史的烟尘岁月中,让我仿佛看到了大唐盛世的繁华景象。  

站在瓦屋檐下听雨,亮晶晶的雨落在黑泥瓦上自有音律——忽噼噼啪啪似炒黄豆,忽毕毕剥剥似火烧山,忽踢踢踏踏若马奔腾,忽窸窸窣窣如蚕啃桑……音律里是一场夜雨的节奏和风致。屋顶的雨水顺着檐头流下,水珠连成了线,飞珠溅玉迸散,颗颗粒粒浑圆饱满、晶莹透亮。一阵雨声敲碎夜的寂静,想必城堤又是另一种景象。梦境般的霓虹灯点缀着江岸葱绿的树林,紫荆花开满枝头,好似一团团雨中晃动的火把,把树林映红。

扯帘推窗怔怔望雨。鹅黄光晕里有雨丝横斜密簇勾勒的线条,有雨珠滴落水泥地面飞溅滚动的晶莹,有院场积水反射的微弱光亮,有被风扶摇的疏离暗影和被雨淋湿的茫然情绪。就着疏光淡影,一个远离故乡、与夜相亲的人,独守窗前,心怀惆怅,看着无数的雨滴听从一场风声的召唤,在异乡的暗夜大地友好重逢又决绝别离,只留下一夜的雨声和雨迹。等待被拂晓的晨光轻轻擦拭,擦拭一场夜雨所走过的仓皇路径,也擦亮明日黎明。  

细雨蒙蒙,远山隐隐,河水在流淌,云影在飘动,谁在一滴水里江湖沉醉,停着一叶枫舟抒情?裁一纸柳岸,抽刀断水,筑一道长堤,钓雨耕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