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湖风韵

2021-05-01 来源:原创 作者:王晓云 陈均威

跟汉文化有着重要渊源的汉江,在流经安康的一段,水流湍急,两岸山脉如画,是的的确确的汉江画廊。

20世纪90年代,安康水电站发电以后,汉江安康段因拦河大坝的阻隔,成全了一个秀外慧中的人工湖——瀛湖。瀛湖是新起的名字,仿佛是一条河流的前生今世,也是华丽转身之后的一个加冕。汉江流经的重要路段,都有着各种各样充满特质温暖而亲切的小名,瀛湖,便是其中之一。

瀛湖是陕西最大的水电站形成的人工湖,也是西北最大的人工湖。那些依然不变的水体,经过了山脉与岁月的重新塑造,变得丰润紧致有身段,该瘦的地方瘦,该满的地方满,颜色绿得那样纯粹,在光影的作用下,也有半湖瑟瑟半湖绿,或者光照之中那白茫茫的一片。

不过瀛湖最动人的季节还是春天,比如现在这样,风含情水含笑,半是旖旎,半是花海,都是生命的怒放。我们的风景也是从水里开始看过来的。和岸上的花海相殊,水里的花海是有着梦幻般的特质的,风过处,恍若幻影,会变得水墨画一般,有了晕染的笔墨,仿佛是永恒的艺术描述,多了一种高级感与情愫。

在水中,一条油润润的小路,融汇了大地的物语,春雨的浇注,还有轻轻触碰就会变幻的神秘。道路的两边,是造型夸张要滴出翠来的植物,阻挡了行人的脚步,牵绊了路人的衣服,会给那些衣服沾染上艳丽的花粉,在深夜里都会散发出一股醉人的清气,仿佛有什么该想而未想,心里蕴满了不能为人道皎洁的白月光。沿着那条路,就是在水中宛若楼台亭阁一般的房屋,黑瓦房、白墙壁,杏花、桃花、茉莉花争相簇拥,房子便如置身其中的婴儿了。还有小奶狗在屋前悠闲地打盹,太阳直射下来,猫也走来凑凑热闹,猫的眼睛碧蓝澄澈,仿佛天使之瞳,总是带着先知或者惊异审视的表情……而与此相对的,就是炊烟了,唯有炊烟将我们拉回世俗庸常之中,饭菜的香气,去年果木熏的腊肉,农家自己酿的一碗包谷烧,啊,真想喝点小酒,酒的美妙不在于入口的辛辣,而在于微醺之时,那种难以控制的快乐!古来圣贤皆寂寞,唯有饮者留其名,明天的事,明天再说吧!

我们看的瀛湖,总是这样从水里,从天空,再到人间。当世界如此喧哗,我们都需要放眼天空,只需微微地一抬头,这个世界安静了。白云,还是白云,在浩瀚的蓝天上漂浮,速度是那样得快,完全只因为春风吹来,吹乱了我们的心,吹开了心中云朵的旖旎。她们,一会儿向东,一会儿向西,一会儿向北,一会儿向南,她们,是一群放浪的孩子,是一个变幻的少女,她们,什么都不和你说,只是微笑。在这种微笑中,你看到燕子飞过去了,看到蝴蝶在阳光下蹁跹,看到无所不在的白云,变幻着各种姿势,一会是马,一会儿是狗,一会儿是个妙龄少女,一会儿是你心中的少年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的时光慢悠悠而又迅猛地过去了,仿佛还没有感受到什么是软,或者温柔,仿佛还有那么多希望可言,仿佛还在少年的某一场深梦。

当然,一个看春天的人,不只是看看水,看看天空,他是和你一样,是多么离不开这赖以生存的大地。满园春色关不住,谁家新燕啄春泥,蚕农有时节,田野无闲人,这里不是北方大地下的沃野千里,也不是江南名门闺秀的温软,她只是,带着自然田野的气息,因山势水体,而有着丰富的层次。秦岭巴山的余脉,即使在低海拔的起始阶段,也有着凌厉的风骨,汉江之水清兮,即使她被变为水电站,也改不了自己清澈的质地。于是,那些花啊草啊庄稼啊人群,无不成了这段大地的点缀。让我们来看看有多少种花:樱花、桃花、李花、梨花、杏花、油菜花、苹果花、海棠花、野菊花、豌豆花、蚕豆花、各种菜花……让我们看看有多少种刚结的小果——由于海拔层次的不同,这些花和果在不同的高度并存,仿佛时空穿越,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,不,这还远远不是那个时候,这里是花儿和果子并存的时空。让我们看看小果吧:樱桃、小桃、青杏、半李、枇杷……那些花阵,压弯了枝头,装点了庭院,温润了水体,染香了春风,油菜花大片大片强势推进,李花桃花,树树隆重锦簇,千朵万朵,虽照亮眼睛也不忍移目。花褪残红青杏小,那是怎样具有情趣的春天啊,有着墙里秋千墙外道的亘古想象。

其实自有历史记载以来,人类的春天,每一年都是这么过的,而生在瀛湖岸边的人,醉在瀛湖花海的人,却从来不认为,别人的春天也能像自己这样的浓烈。

如果你正好在这个春天来到瀛湖,那么,春天都是相似的,但每一个地方的春天也是不同的,就像世间万千妙人,你常常选那么几种。汉水流过的地方,是汉人的故乡,瀛湖她有一个温润的小名,你恰好在这一年春天,轻轻呼唤。